上海哪里有超度婴灵

上海出名的寺庙,巧立名目,贪欲膨胀的“一把手”

生日红包、乔迁收礼⋯⋯这些已是贪官们的“常规动作”,但在湖南有一个厅官,居然连给早年夭折儿子办身后事,也要索贿。此人就是湖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原“一把手”覃道雄。

曾顶着“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湖南省劳动模范”光环的他,不失时机地巧立名目,以权谋利,受贿207万余元、贪污5.5万元。不仅如此,他还因决策失误,致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达10129万余元。

庭审现场

“一块燃烧的优质煤”正在悄然变色

在覃道雄落马前,民风淳朴的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一直以他为傲。

1959年7月,覃道雄在这里出生,因家境清寒,促使他发奋读书。上世纪80年代,他从河南焦作矿业学院采矿工程专业毕业,进入湖南省资兴矿务局设计室从事技术工作。参加工作第一年,他就入了党。不到10年工夫,覃道雄就当上资兴矿务局设计院院长,从此平步青云,先后担任湖南省煤炭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湖南省煤炭工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等职务。

2006年6月,覃道雄出任湖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该公司是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省属国有独资企业,当地人习惯称“湘煤集团”,是全国煤炭50强企业。

那些年,覃道雄在工作岗位上也算是殚精竭虑,3年内,湘煤集团资产总额达到70亿元,比成立时增加75%,累计生产原煤3000万吨。抓生产的同时,覃道雄还抓牢安全,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出“煤矿可以做到零伤亡”的安全理念。一时间,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对覃道雄的业绩作出充分肯定,评价他为“典型的‘专家型’企业家”“煤海的弄潮儿”“一块燃烧的优质煤”⋯⋯

2009年4月,覃道雄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鲜花簇拥,掌声相迎,他感觉人生达到了巅峰。一个月后,经湖南省国资委同意,由湘煤集团等7家公司发起设立湖南黑金时代股份有限公司,其功能定位于煤炭资源的利用与开发、煤炭产品的生产与经营及与煤炭主业相关的资本运作,覃道雄在原有的职务上,兼任“黑金时代”董事长。

然而,这一切光鲜的背后,覃道雄已发生了悄然变化。利欲熏心的他,摘下面具,真实面孔早已是一副贪婪的模样。

覃道雄受贿款中有很大部分来自许巍。许巍是当地一家建筑公司老总。黑金时代股份有限公司要在湖南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南路与万家丽南路交汇处,建造一个黑金时代广场,许巍为了争取到部分建设项目,主动结识攀附覃道雄。一天,许巍来到覃道雄办公室,一番寒暄之后,他递上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内有2万元港币。许巍笑着说:“要过年了,一点小意思,您和嫂子买点喜欢的东西。”覃道雄假装推辞:“你这是干什么,拿回去。”许巍起身离开:“过完年,我再来探望。”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从这之后,覃道雄对许巍非常“关照”,无论是黑金时代广场的建设,还是其他好的项目,都会主动替他“打点”。

许巍是个聪明人,不时给覃道雄“上供”。2010年春节期间,许巍两次到覃道雄办公室,一次送上10万元现金,另一次送了1万美元。

2011年,湘煤集团总部基地动工,许巍顺利承包下部分项目。这年5月湘煤集团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举行奠基典礼,上午10点48分,覃道雄给醒狮点睛,并宣布:湖南省煤业集团总部基地奠基开始!

整个典礼上,覃道雄春风满面,许巍也在现场,密切观察覃道雄的一举一动。典礼结束,覃道雄还没回到家,许巍登门了,开门的是覃道雄的妻子张杨敏。“嫂子,覃总今天真是威风八面。”许巍极力描绘着典礼上覃道雄的光辉形象,逗得张杨敏合不拢嘴,“道雄还没回家呢,你怎么来了?”“我今天是来拜访嫂子的。”许巍说着,递上一个厚厚的信封。张杨敏一下子就“懂了”,接过信封,邀请许巍坐一会儿,等覃道雄回来,许巍称还有事情,离开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公司成了家天下

自覃道雄当上董事长后,他陆续往集团里安排亲戚,妻子张杨敏任湘煤集团下属一家子公司副总经理,妻弟在集团下属另一家物资公司任副总经理。覃道雄这样安排,一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二来也是为了方便自己“捞钱”。

有了钱,覃道雄和妻子决定买一套别墅,让家里的老人孩子住得更加舒服些。2012年下半年,他们买下一套同升湖别墅。和许巍吃饭时,覃道雄故意提起别墅的装修事宜,收到“信号”的许巍随后就把5万元送到张杨敏手上。张杨敏把这件事告诉丈夫,覃道雄说:“许巍此人,真是识时务。”

2013年6月,湘煤集团总部搬入新办公大楼,覃道雄的办公室宽敞明亮,他十分满意,而更让他“满意”的是,许巍在第一天就送来5万元“乔迁礼金”。

当上湘煤集团总裁之前,覃道雄曾为了获得更多升迁机会,边工作边读完了一家矿业大学的博士。他的博士生导师陈栋对他照顾有加,在完成论文时,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覃道雄一直铭记在心,读完博士,他还不时给陈栋打电话叙叙旧。2012年春天,覃道雄邀请陈栋来湖南考察,陪他去了很多湘煤集团下属的子公司,陈栋对“学生”覃道雄有如今的成就,大为赞赏。

2013年上半年,陈栋要申报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委托覃道雄帮忙。覃道雄全力以赴,决心要帮导师办好这件事,思来想去,他认为还是“送礼”的方式比较靠谱,但他不想自己出这笔钱,妻子张杨敏随口说:“这钱让许巍出,反正他还会有很多事要你帮忙的。”覃道雄觉得有道理,随便找了个借口,向许巍要了5万元,然后他把这笔钱送给国家科技进步奖的一名长沙评委。

在覃道雄眼里,许巍俨然成了一部“提款机”,什么时候想要钱,只要暗示一下就行。2007年至2013年,他先后收受许巍的行贿款达61.42万元。

其实,覃道雄的“提款机”何止许巍一部。他的生日宴请、带妻儿旅游、妻子的养老金、购置奢侈品等等,这些日常开销,几乎都由谢光大“包”了。谢光大是湘煤集团下属子公司的一名总经理,作为下属,他在职务升迁、公司经营等方面,经常“麻烦”覃道雄,反之,覃道雄在生活方面的事,也就经常“麻烦”谢光大。

2010年,覃道雄生日,谢光大前往长沙市黄兴中路上的亨吉利名表中心,选购了一款价值3万多元的劳力士表,送给覃道雄作为生日礼物。谢光大知道这块表属于奢侈品,怕覃道雄不肯收,他把表送给张杨敏,请她转交。事后,张杨敏亲自给丈夫戴上这块劳力士,覃道雄左看右看,觉得只有这块金灿灿的名表,才配得上自己如今这“金灿灿”的身份。

2012年秋天,覃道雄邀请谢光大来自己家的别墅做客,闲谈期间,他感慨自己别墅里没有一些“上档次”的摆件。有心的谢光大很快就花9325元买了一架斯特曼钢琴送到别墅。2013年下半年,他又往覃道雄的别墅里送了一个酒柜和价值3万余元的红酒。

覃道雄不一定会弹钢琴,也不一定懂得品红酒,但他觉得,有了钱,就要过有“品质”的生活,对于谢光大安排的一切,他都很满意。那些年,谢光大几乎成了覃道雄家的“大管家”,大小事全部都要帮着处理,就连2011年和2012年,张杨敏补缴的18.5万元养老金,也都是谢光大掏的腰包。

不仅如此,2010年到2015年期间,覃道雄带着妻儿等家人先后6次前往海南三亚、云南丽江、北京、日本、马尔代夫等地旅游,谢光大尽量陪同随行,如果实在没办法抽身,他也会出钱。覃道雄每次出游,必须是飞机来回,住的都是高档酒店。这6次旅游,花了谢光大13.4万元。

一心满足私欲结果很可悲

除了各种索贿,2011年7月,覃道雄的一次“索贿”,让谢光大有些意外。原来,覃道雄和张杨敏有个早年夭折的儿子,尽管之后他们又有了孩子,但仍非常牵挂这个亡子。“我去山西五台山给儿子超度亡灵,要做一场法事。”覃道雄毫不隐晦地向谢光大提出,“你带上10万元,和我一起去。”

谢光大不好推辞,考虑到寺庙里可能不方便刷卡,出发前他特意去广发银行取钱,之后随同覃道雄一家人一起飞到五台山。覃道雄把谢光大的10万元送给五台山的和尚,请他们给自己已故的儿子做法事。

“覃总家的一块石头就要两万元。”这些话在老家乡亲之间流传,每次覃道雄回老家,他们都会过来争相一睹“领导风采”,覃道雄特别享受这种感觉。

送礼要投其所好,一些想升迁的下属,都知道覃道雄似乎对一些金银摆件特别感兴趣。2009年秋天,一名下属送给他一尊特大纯银座观音,价值1.35万元;2012年春节前后,又一名下属送给覃道雄一个价值7.58万元的圆形金质主席像。

频频收取下属贿赂,覃道雄凭借自己的人事权力,像下象棋一样,不断调动干部人员岗位。有关资料显示,覃道雄在位期间,累计调整处级干部和其他重要岗位干部2000多人次。

受贿、索贿上,覃道雄决不手软;在贪污上,他也自有一手。覃道雄已故的叔叔是一名书法家,2012年8月,是叔叔90岁诞辰,他在长沙市蓉园宾馆,为叔叔的书法作品《翰墨留芳》举行首发式。他安排下属负责会务和用餐安排。整个活动花费7.4万元,覃道雄以招待费的名义,在“黑金时代”财务进行报销。

除了受贿和贪污,覃道雄还因工作决策失误,一手造成了国家利益的巨大损失。湘煤集团董事会开会研究审议湘能公司收购长田煤矿事项,大多数董事不赞同湘能公司收购长田煤矿。此后,覃道雄违背程序,私自同意湘能公司董事长签订正式收购协议。3月湘能公司和长田煤矿业主签订了《合作开发盘县石桥长田煤矿的协议》。但此后长田煤矿因未在协议约定时间内过户并办理扩界扩能手续,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下达六盘水市煤矿生产建设关停计划的通知》,将长田煤矿列入关闭名单,不保留矿权。面对这种情况,覃道雄未督促湘能公司采取有效措施,致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达10129万余元。

在利欲熏心的覃道雄看来,湘煤集团俨然成了他的“捞钱工具”,而集团运营一度陷入低迷。

终于,这种乱象随着2016年8月覃道雄被“双开”,彻底结束。经湖南省纪委立案审查并报经湖南省委批准,决定对覃道雄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8年5月底,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犯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的覃道雄,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0万元。对此,覃道雄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2018年9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覃道雄为实名)

上一篇:上海寺庙建筑设施,江苏“花和尚”道禄:出家8年无偿帮助300多名女子,养20多
下一篇:上海做超度需要多少钱,一直在路上,磕磕撞撞,走走停停,无止无休(五)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