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白云观超度婴灵

上海道教超度经文往生咒,青未了 - 周绪维专栏:生命的荣枯,也是一种厚重的

文/周绪维编辑|燕子图片|网络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忙忙碌碌与艰难困苦、生命荣枯、生死抗争长途跋涉的不屈旅行,生命历程路途迢迢,道长且艰,我们每个人内心始终怀着感恩生活的心努力地奔跑,仰望璀璨星空,欣赏漫漫生命沿途风光旖旎的风景线。那么,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人世间的风花雪月、烟火生活无疑也是一首凝聚着酸甜苦辣咸与五味杂陈不懈奋斗的饱满长诗,诗韵悠长,诗情画意,我们每个人都敬畏生活不敢懈怠,心怀未来美好憧憬,不遗余力地规划和打拼生活,在品味生命春夏秋冬交替中编织和采撷属于每个人瑰丽的青春梦想。--编者按

高晓松在《184天监狱生活实录:人生还有诗和远方》里感慨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想再附加上一句,生活除了诗和远方,还有不舍不弃的浓浓亲情一路陪伴、萦绕左右,陪我们看春花赏秋月、夏听雨冬观雪,给我们启迪人生、排忧解难,予我们来日方长,伴我们荣辱与共、欢声笑语,赋我们雅致未来。人生之路,路漫漫水迢迢,总是充满太多的未知数、坎坷与困惑,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也总是形影不离,剪不断理还乱,别一番滋味在心头。有句话说的很温暖,也很走心,亲情是治愈一切不如意的灵丹妙药,而且管用。近期,一部亲情电视剧《人世间》风靡全网,穿越时光的隧道,跨越地域的界限,这部融入和镌刻着亲情、爱情、友情和人世间儿女情长跌宕起伏的剧情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人生像一条迂回曲折的对称抛物线,有峰巅的欣喜、极目,也有谷底的失落、黯然。冲破岁月的藩篱,回望时光的长廊,人生的意气风发、踌躇满志与悲欢离合、坎坎坷坷,像极了《人世间》主题曲里的歌词,宛如一条印鉴着生命逶迤宛转的长河,浪花涛涛;又像是一首雕刻着生命荣枯激昂的散文诗,正所谓亲情“形”散而“神”不散,句句饱满、字字丰润,意境悠长,耐人寻味:

草木会发芽孩子会长大

岁月的列车不为谁停下

命运的站台悲欢离合都是刹那

人像雪花一样飞很高又融化

世间的苦啊爱要离散雨要下

世间的甜啊走多远都记得回家

平凡的我们撑起屋檐之下一方烟火

不管人世间多少沧桑变化

祝你踏过千重浪

能留在爱人的身旁

在妈妈老去的时光

听她把儿时慢慢讲

我在人间贩卖黄昏,青春的短笛声抚过发梢,待云蒸霞蔚的朝霞被岁月晕染,点缀成暮年雍容华贵的余晖,再回首、咂摸那些催人心旌激动的歌词、诗一般的感人旋律,总能让我们回想起点什么,陡然增添了一份对生命繁盛与逝去的崇敬、缅怀。

仰望星空,俯视万物。古今往来,生老病死、生命诞生与凋亡的迷惑问题一直困惑着人们,也一直被中外众多生物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所津津乐道、喋喋不休地明晰、辩证。关于对生命诞生、繁盛、衰败、凋零的考究和辩证,中国古人的智慧也许最能解惑这个孰是孰非的哲学问题。古人的智慧是大智大贤,是睿智和透彻的,总能破解迷惑问题。先秦诸子百家中,之于生命的荣枯与兴衰、人的生亡问题,道家、儒家、墨家、法家等不同派别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见地、各有千秋。圣人的思想具有穿越广袤时空的透力,是通达的、透彻的,也是贯穿灵魂的,带着穿云拨雾的锐利锋芒,总能洞明和阐析一切困惑。而诸子百家中儒家、道家辩证观点最为鲜明、最有代表性,也最具现实功用性,为大家所认同。

司马迁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命的荣枯进程,以及生死,只是一个零落成泥碾作尘自然凋亡的渐进过程而已,是一种自然进化的归宿。世界上唯有生死这件事最为公平公正,任谁也无法遁逃。在生死面前我们都是平等的,无论家缠万贯还是面徒四壁,无论达官贵胄,还是乡野草民,谁也逃脱不了这个道法自然的生命凋零宿命与法则。

生命荣枯的真谛和价值,关键在于每个生命个体对生死态度的理解、顿悟、对自然、对社会文明进步的奉献。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生于世间,归隐大地,既然不能左右生命零落的长短,那就让生命的每一束光炽热地普照大地,温暖世间,温柔众生,让生命的魂灵回归、回馈于自然。印度诗人泰戈尔说:要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任何一个生命都是高贵的,都有其繁荣、陨落的轨迹。落叶的美丽在于它曾经飘零于风雨,飞蛾扑火的辉煌在于它纵身一跃的痴情奉献,流星划过夜空的绚丽在于它忘情的燃烧自己……,它们的凋零诠释的是舍己利人、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生死归真的自然规律和生命高贵品质之真谛。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岁月是一条镌刻生命历程的逶迤长河,长河漫漫,生命底色里沉淀着宠辱不惊的生命之树,瓜熟蒂落,落地萌蘖,葳蕤丛生与春夏秋冬四季荣枯着,有栉风沐雨的顽强,有欣欣向荣的期盼,有新生的意外惊喜,有生长的快乐与烦恼,有成熟的收获喜悦,有荣枯的幡然喟叹,有凋零的无可奈何花落去……。道法者,顺其自然。人生路途短暂,星光摇曳闪烁。清浅时光的流逝,穿越岁月的长廊,走过生命春夏秋冬,赏遍人间风花雪月,生命的荣枯凋零,也便岿然雕落成一尊绝美的风景雕塑,在时光宛转中供后人瞻仰。释怀一点、淡然一点,有时候不能阻止生命的凋零,不如顺其自然,学会换位思考,用心欣赏生命的摇曳、褪色、淡出,其实凋零也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首华美乐章,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静美。人生几何,生命终将随岁月归去。人生,其实就是西边日出东边雨,道似无情却有情的纠结与舍得。学会放手也是一种睿智的变通,也是一种看山似山,看山不是山的通达彻悟,不如以一颗敬畏生命、崇敬生命的态度,怀着“望天上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的洒脱释然心境,去回溯生命不息生生轮换的淡然、宁静。

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诗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木有命,风雨无情。正如白翁诗句所说,一岁一枯荣,生命的诞生与凋亡也在一茬一茬的交替兴衰着,大自然用她睿智、博达的胸怀挥写着万物自然生命进程的荣枯、生死的大字典。生命的字里行间,唯有历经春长夏荣秋衰冬枯的洗涤,经受春露夏雨秋霜冬雪的润泽,才有生命的厚重,才有生命的恢弘与高贵。

浩渺无垠的宇宙世界里万物是神奇的,大自然是一个容爱、博汇万物的造物主,她以鬼斧神工的大手笔创造了无与伦比的千千万万生物物种,每一个物种都被进化成一个独特的、多样化、体系严密的生物链群落,它们无不每时每刻发生着生与死交替的故事,亘古以来生生灭灭永不停息。从唯物辩证哲学角度而言,生是一种意识状态、死亦如此罢了。敬重生死就是对绚丽多彩生命的一种敬畏,一种崇尚,一种感恩,就是尊崇自然法则,反过来尊崇自然生死规律就是对生命的一种高度崇高,一种对自然认识行为意识的尊重和图腾,一种对每一个生物物种诞生与逝去的淡然和膜拜。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观点而言和生物食物链来说,一个物种或一个生命个体的存在即是必然。生命都是互补的,都是赖以生存的,即便是我们人类最为厌烦和讨厌的蚊子和苍蝇,从生物链进化角度来说,他们也是整个生物链条上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缺少了它们整个生物链可能就要出现物种泛滥或是物种濒临灭亡。澳大利亚草原上狼与兔子物种种群的一度泛滥与濒危灭绝,就是大自然给予我们人类上的一堂关于生物链条上物种荣枯互为依赖生存最为生动的课。

感恩生活,生命荣枯的旅途中有璀璨夺目、风光旖旎的风景相伴,有亲情、爱情、友情陪伴,生命归去,不必惆怅、不必哀鸣。因为,生命的归去也是一抹美丽厚重的风景线。一句话说的刚刚的好,一个人倘若没有对死亡来临前的万般眷恋、不舍与恐惧,就没内心有对生命存在的敬仰、尊崇与敬重。同样地,如果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生命诞生的喜悦,没有零距离俯视过生命凋零的凄凉,就不会从骨子里对生命荣枯有深邃的感怀与尊崇。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带给我们或浅或深的收获,并让我们致敬生命赐予我们的每一次美好。

人生几何,生命短哉,一切将随岁月漫漫流逝,也终究变成尘世的一粒尘埃,慢慢飞舞并落入大地,贡献出最后的余热,为花草树木生物提供丰厚的养分,并重新融入回归大自然。禅意曰:一个人生命的隐去,只不过是肉身在人世间的悄然离去,灵魂和意识仍然是存活的,而是超度投胎到另外一个世界或空间延续生命而已。这个解释是真是假,我不敢苟同。感恩生活,一路旅途有赏心悦目的风景陪伴,有亲情、爱情、友情,生命归途也是一抹赏心悦目、可遇不可求的风景。

我曾在抖音上看到过一个关于鲸鱼生命陨落的微电影:据说,鲸鱼有睿智超前的意识思维,是可以预知其生命死亡的,当这一天来临时,鲸鱼大都会选择孤独离去,不惊扰亲人,坦然地在浩瀚的大洋里寻找生命来时归去的地方。万物皆有灵,选择淡然地孤独诀别,其实是鲸鱼超俗脱然于人类死亡的一种智慧。还有一个特别的情节也总是催人潸然泪目,鲸鱼在死亡过程中身体会随着海流涌动不断地下沉,小鲸鱼为了不让妈妈身体下降总是拼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从下面往上托起妈妈,就这样在反反复复的亲情缠绕中,直至躯体降落至海底。鲸鱼的生命凋亡过程还有一个颇具浪漫、诗意化的名字:鲸落。一鲸落,万物生,生当思鹏起,终当如鲸落。生于海,死于海,也终究回归相伴一生的蔚蓝海洋。鲸鱼的陨落,这是他留给大海最好的礼物,也是它赋予和回馈给大自然的最后温柔。同时,据科学家跟踪研究,一个鲸鱼的陨落在此后的几年乃至几十年,它的躯体分解的各种养分可以供养很多个海洋生物群落,甚至可以诞生新的海洋物种。这从另外一个方面,有力地佐证了生命逝去只是一种状态、生命之源生生不息的轮换哲学观点。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见证的过程,见证事物的从无到有,见证事物的由小变大,见证事物的孕育、诞生、成长、衰败、荣枯、凋零、死亡的过程。一个人,如果没有近距离的接触过面对死亡的惶惶不安的恐惧和生之眷恋,就不会对生命存在的真谛有深刻的体会与参悟。人类具有丰沛饱满的复杂情感,倘若没有对生的强烈欲望,就不会对死有天生的惧怕。生与死是一个意识状态,是一个抽象哲学问题,也是一个描摹倾向性的结果。

人生几何,生命终将随岁月归去。

循了毛泽东那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经典论断。关于生死的概念,我也算是有过一次切肤之痛的近距离思想触摸和虔诚灵魂深刻体会。

虽然在宏观上生老病死、生命逝去乃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自然现象,但当你真的直面死亡,真的直面亲人的溘然离去,心绪不会是那么的轻松与淡然。关于死亡我有过一次近距离的触摸,那个场景注定会让我铭记一生一世。五年前,那个大雪纷飞后朔风肆虐冰冷刺骨的日子,当我不知所错茫然地站在殡仪馆里,以一个至亲侄子的身份,与几个堂兄一起亲手把慈祥至爱的伯母遗体缓缓送入火化炉的那一刹那,我的大脑如同短路一般瞬息一片空白,身体仿佛被掏空一般,至少有片刻的时间思想是僵硬的、没有意识的。我和蔼可亲的大娘就这样永远的走了,令我们欣慰的是生前堂哥堂姐十分孝顺,伯母因此并没有受多大的痛苦,走的安详、安然,走的无牵无挂,走的高高兴兴。人生就是这样无常,在殡仪大厅再与伯母相见,她老人家已以另一种形式接见了我们,其已被安放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红色骨灰盒里。堂兄从工作人员手中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待颤颤巍巍地打开那神秘的骨灰盒,几根未燃尽的花白大骨、一些零零碎碎的灰白色骨头碎屑,以及一些已烧透了灰白相间的骨灰散落在盒底。此刻,时间仿佛凝滞,殡仪大厅内静得有点出奇,甚至静地有点瘆人。再抬头,余光里我瞥见了一起同来的三个堂兄眼角都湿漉漉的,那一刻我的眼泪也任其肆意地滑落至嘴角,味道咸咸的,我知道这咸咸的味道是想念伯母的味道。工作人员为照顾我们的情绪在傍边简要交代了一些事项后便匆匆离去。

大千世界,气象万千风起云涌;芸芸众生,世间形态万紫千红。总有感怀惆怅的无助,也有不期而遇的意外馈赠。有人情世故的圆润,也有孤芳自赏的清傲;有舐犊情深的亲情,也有铁石心肠的决绝;有纯真无暇的友情,也有落井下石的阴险窥伺,有萍水相逢的倾囊相助,也有自我清高的冷酷无情;有曲终和寡的失落,也有柳暗花明的路转回头之喜;有博爱包容的放达释然,也有睚眦必报的斤斤计较……。人世间生命荣枯、生死悲欢的纷纷扰扰,勘一个“生”字所能了却的纠结与洞明,岂一个“死”字一笔所能写完的荡气回肠故事。

人世间,万物皆有灵性。生命兴衰轮渡,有生必有灭,有灭必有生,生灭反复交替,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生命进化归宿理论。其实,生命轮换也是一个微妙凋零或逝去的过程,任何生命的凋零也是一种厚重的美。正如潮汐涨落,花开花落,日出日落……,正因生命一茬茬的荣枯交替,才有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浪漫豪迈之情,才有了世间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空旷辽阔之美;才有了看天上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去留无意的雅致娴静之美;才有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天籁粗犷之美。海潮的涨退交替是力与力思想碰撞的较量,铸就了大海海纳百川、粗犷雄壮磅礴的风姿,花的凋零是灵魂升华成了果实,诠释的是骨子里零落成泥碾作尘的无私奉献、豁达。日落西山的淡然退出是为了暗中积蓄力量,脾性里挺起的是孕育蓬勃光芒的赤诚、执着。其实,凋零也是生命存在的另一种赓续,也是一种有力度的哲学美。

壹点号心梦文学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上一篇:上海寺庙求名字,还阴债:堕胎婴灵怎么办?阴债应该这样还?
下一篇:上海寺庙养老机构,恭迎佛欢喜日:五台山全山各大寺院举行盂兰盆法会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